Menu
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废品行业服务最早,回收技术最专业的废品回收公司。公司设立在辽宁沈阳地区,从事20多年回收行业,值得信赖!

当前位置主页 > 孔雀 >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日期:2019-10-07 04:47 来源: 孔雀

  70年代未,刚结束,恢复了高考。人到中年,上山下乡回城的知青们捡起了10多年没看的书,然后蜂拥着挤进考场,为了实现10多年前丢荒的大学梦。

  这是个特殊的年代,是个追逐梦想的年代。然而,梦想总是很丰满,现实总是很骨感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演员:张静初(姐姐)、冯瓅(哥哥),吕聿来(弟弟),黄梅莹(妈妈),刘冠成(果子)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电影的时代感很强,讲述的是普通一家5口的平常生活,但在平常里却有各自不平常的人生。每个片段都让人深受触动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影片里有一个一家几口在院子里做煤球的片段,煤球做了一半,突然毫无预兆地下起倾盆大雨。一句“赶紧”,大家四散开来,有人捡砖头去围住搅烂的煤粉,有人去拿薄短的塑料纸去盖准备晾晒的煤球。

  最后,大家只能无助地排成一排站在门廊下,眼巴巴地看着雨水把煤球和煤粉熔化成水,顺着水流走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某个夏日,我在一个小城里实习时,有一天中午坐在麦当劳里,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突然而来的倾盆大雨,来不及躲避的行人都成了落汤鸡。

  有一个卷着裤管,穿着凉鞋戴着草帽的农夫,拉着双轮简易木板车,车上装着满满一车煤球。估计刚卖没多久。煤球用一层薄薄的透明塑料纸覆盖。

  雨很大,积沉的雨水把薄薄的塑料纸压了下去,紧贴着煤球。塑料纸有点短,车尾部分没办法盖严,雨水顺着这个空隙钻进了木板车,跟煤球亲密接触。农夫非常着急地拉着车躲闪着行人往过道上钻,前方有个城楼,估计他要赶去城楼底下躲雨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这一车煤可能就是他半个月的生活费。可是天公从来不会因为顾怜谁就罔开一面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姐姐二十一二岁,文静秀气,喜欢穿白衬衫和蓝裙子,扎着两条麻花辫,一副文艺女青年范。

  表情总是淡淡的,没有太多波澜,一副性冷淡的样子,眼神却滴溜溜地充满了欲望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她的梦想是当一名女飞行员,报名参军时,为了能在众多女人中突围而出,甚至偷了妈妈的钱去买礼品准备贿赂军官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这名男军官是她在郊外看飞行练习时偶遇的男子,一见钟情。“因为在人群里多看了你一眼,再也没能忘记你容颜。”

  以至于后来每次见到他,都害羞得不敢抬头,这是那个年代女性的普遍特点,男女授受不亲的思想统领着那个年代女性的价值观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片尾,男军官又出场了一次。他坐在街边的自行车后座上大口大口地啃着包子,车垫上坐着一个4、5岁的儿子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她把他当作全世界唯一的爱,他却连她是谁都不记得,可能这才是世上最远的距离吧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剧照:知道自己一直深爱的男子,原来从未放她于心上,并且不知道她是谁后,崩溃大哭

  她跟弟弟在路边菜摊上挑蕃茄时,终于没忍住,无声大哭,又怕弟弟看见自己丢脸的样子,一直别过头,用一只手把一侧脸挡住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没当上飞行员,她把自己反锁在房间,开始绝食。最后家人破门而入,看见她坐在窗棂上看书,单薄的身板好像一根瘦弱的小草,仿佛风一吹就会折断。

  最让人震惊的是,最后一家4口人非常有默契地,像捉精神病人一样,一起把她压住,强行往她嘴里送镘头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缓过绝食这一局后,她自己用天空蓝的布缝了一个大大的降落伞(那个年代还要用“布票”买布,很多人多年都难有一件新衣服,这个举动在当时来说是非常奢侈的。)

  她把天蓝色的降落伞绑在28寸的自行车后座上,在大街上一路狂奔,借助前进的风力让降落伞飞起。她一路大呼小叫,完全不在乎行人像看疯子一样看待她。

  她妈妈嫌丢脸,把她的天蓝色降落伞扔了,把她的梦想也扔了。果子捡了回来,并以此为诱饵来接近她。

  果子把她约到树林里见面,他身上背着猎枪。当双方谈到拿回降落伞的条件时,果子没有明说,只是暗示性地问她:“你说呢?”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那可是70年代,女人的思想还非常传统非常保守,贞洁比一切功名利䘵都重要,可她为了一只飞不起来的降落伞,毅然把裤子脱了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剧照:音乐老师干爹伴着手风琴乐曲在跳韩鲜舞,邻居看见后,一脸鄙视(估计在想:唯老不尊的老东西)

  后来她不得不接受命运的安排,去了药厂洗瓶子,认了会拉手风琴的音乐老师做干爹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干爹的子女后来认为她在勾引50多岁的老头子,在她洗瓶子时,走进去把她暴打一顿。

  这个镜头最让我吃惊的是现场妇女们的冷漠,大家一副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的样子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结婚当天,她把麻花辫剪了,留了一个中年妇女样的锅盖头。婚后,她进了琉璃厂学做玻璃艺术品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故事的最后,她跟小王离婚了,携着大包小包又回到了娘家的筒子楼,依然是那个表情不多的性冷淡般的瘦弱女子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姐姐代表了那个年代想飞出小乡镇的姑娘,她们心高气傲,仿佛不吃人间烟火。她们有梦想,期待通过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,不再循着父母辈的生活年轮继续运转下去。

  她们使着仅有的小小心计,在生活里挣扎,与命运抗争,而最后终是手臂拧不过大腿,不得不遵循命运车轮的轨迹活下去,活成一个寡淡的,真正无欲无求的自己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哥哥二十三四岁,脑子小时候闹过病,落下了病根,总是一副傻傻的样子,常被人欺负却依然很开心地笑着。

  为了讨儿子欢心,妈妈在她工厂门口拉着她,塞钱给她,让她帮忙到家里吃一顿饭。最后在饭桌上等来的却是她的同事,送回一张钱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他也懂讨心爱的女人欢心,举着一支脸盆大的明黄的向日葵站在工厂门口等陶美玲下班。

  关于哥哥印象最深刻的一个画面是,他给上高中的弟弟送雨伞,在校园里听到美妙的歌声,循着歌声走到女厕所门口,撑着伞,站在女厕所门口傻傻地听着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女学生走出厕所,看见一个男的,大叫抓流氓。全校的男生都穿着雨衣冲出来围殴他,不问前因,不顾后果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他,连他自己的亲弟弟也不帮他,甚至挤进人堆里,大喊“他不是我哥”,然后顺手抄起旁边的雨伞,把尖尖使劲插进他哥哥的手臂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跟哥哥同房的弟弟,甚至半夜起来往哥哥床边的水杯里倒老鼠药,想把让自己受尽同学白眼的哥哥毒死。

  哥哥人傻心不傻,无论对谁都是一副好人相,谁让帮忙都不推托。傻人有傻福,最终三姐弟里,过得最幸福的也是他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在关于他的故事片末,暗夜里大雪纷飞,金枝走在前,他拉着小摊车蹒跚地走在后。他对金枝说:“你也买双高跟鞋,打扮打扮。”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他没有长远的计划,没有繁复的心思,甚至对未来没有太多期待。他活在当下,安享当下,他代表着每一个安安份份平平淡淡生活的普通人。

  这类人通常生活不会给予他太多波折,当然也跟他拥有一颗平常心有关。如无意外,他们可以一直平淡地过完一辈子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本来只是个简单的,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高中生。却因为他画了一幅画改变了他的一生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他只是画了一幅简笔裸女画,只是十七八岁男生对女生正常的好奇心与欲望表达。

  他再次回家时,带回来一个有个5岁男孩的歌女,右手食指断了,总是戴着蛤蟆镜,一副那个年代独有的耍酷的样子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然后真的没有出去工作,每天就带着孩子出门,在街边跟老人家下象棋,到点了就回家做饭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或许他也曾有自己的梦想,有自己美好的人生规划,可这一切都被时代观念破灭了。

  他用自暴自弃来对抗这个时代,用玩世不恭来应付生活,活成一副不学无术,不思进取的样子。

影戏 《孔雀》:70年代末张静初为了一只降下伞

  这个时代出现很多投机商家,很多下海工人,经济浪潮滚滚。有人一夜暴富,有人一夜疯癫。但更多的是像这一家五口一样,过着再平淡不过的小市民日子。

  片尾,三姐弟一起去动物园看孔雀,他们无论用何种方式哄孔雀开屏,孔雀总是高冷地“拒绝”。

孔雀

上一篇:

下一篇: